中國公共招聘網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

                                      
                                      

                                          國際視野

                                          “第二職業”異軍突起 外國斜杠青年們的副業人生到底如何?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時間:2022-10-31

                                          “第二職業”異軍突起 開啟職場多元宇宙

                                          外國斜杠青年們的副業人生到底如何?

                                          如果你打開微博搜索“副業”時會發現,相關話題已達到近30萬討論、1.4億次閱讀;在某熱門社交軟件App里,60多萬篇相關筆記,眾多網友在其中分享著不同的副業攻略。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過起自己的“斜杠人生”。據獵聘《中國人力資本生態十年變遷白皮書(2011-2021)》調研數據顯示,2021年有51.85%的職場人擁有副業,相比2011年提升33.1%。

                                          十分相似的是,做副業、開辟其他收入渠道不只是國內的新趨勢,在許多國家也逐漸火熱起來。受到疫情和全球經濟的影響,許多人不得不居家辦公,一些國家的失業率也有所上升。通勤時間的減少和工資的降低讓“第二職業”異軍突起,人們紛紛開始尋找適合自己的副業,變身“斜杠青年”。

                                          年輕人是副業的主力軍,他們中許多人是為了維持生計才去尋找第二份工作,但也有人不僅僅是為了賺錢才去做副業,其中有為了滿足愛好的,有為了職業生涯規劃的,還有為幫助他人的。這些“斜杠青年”在開辟副業的過程中又會面臨何種挑戰和困難?兼職工作對身心又有著怎樣的影響?

                                          副業到底有多火?

                                          美國調查顯示,過半千禧一代在疫情期間有第二收入

                                          美國保險巨頭萬通人壽保險公司的調查結果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20211018日到22日,萬通在全美范圍內對100018歲以上的美國成年人進行了在線調查,對5001824歲的Z世代進行了單獨的超額抽樣,并在馬薩諸塞州全州范圍內對500名成年人進行了超額抽樣,最后發布了名為《2021年萬通消費者支出和儲蓄季度指數》的調查報告。

                                          報告顯示,在疫情期間,有56%的千禧一代選擇從事副業來增加收入,他們中有63%的人表示找副業的原因是需要更多的錢,30%的人表示副業才是他們的“正經事業”,他們對副業充滿了熱情,還有26%的人是因為主業多為遠程辦公或者下班后的時間比較多,所以才會找副業來打發時間。

                                          在這里,我們要解釋一下什么叫“千禧一代”,千禧一代多是指1980年到1995年出生的人,這代人的成長時期幾乎同時和互聯網的形成與高速發展時期相吻合,千禧一代也經常被稱為“Y世代”。如果是年長的千禧一代,那他們的父母可能是“嬰兒潮一代”(1946年到1964年出生的人);如果是年輕一些的千禧一代,那他們的父母可能是“X世代”(1965年到1976年出生的人);在Y世代之后出生的人,我們稱之為“Z世代”,也就是在1995年到2009年出生的一代。

                                          可以看到,千禧一代有超過一半的人都有副業,但其中超過八成的人感到某種程度的倦怠,讓千禧一代感到壓力的因素有很多,包括個人因素(56%)和財務壓力(54%),其次是工作煩惱和疫情帶來的焦慮(各占44%),其中,女性的壓力多是來自財務,男性的壓力則多是與工作相關。

                                          然而,隨著疫情的持續,這份疲憊感似乎越來越強了,因為尋找第二份工作的人數在不斷地增多。在202010月,美國在線借貸平臺借貸樹公司也發起了一項調查,有超過兩千名美國人回答了這份問卷,當時只有45%的美國人考慮在疫情期間找副業,這種想法在年輕一代中非常普遍,有62%的千禧一代和54%Z世代都考慮過找副業;而在這兩千多人里,真正有副業的人只有789人,占比不到40%,其中千禧一代一半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有副業。

                                          借貸樹公司的首席信用分析師馬特·舒爾茨對千禧一代有這么多人找了副業表示理解,馬特說:“事實就是,大蕭條時期給那一代人留下了許多傷疤,在疫情再次給他們帶來沖擊前,這些傷疤還沒愈合。這導致許多千禧一代尋求多種收入來源保護自己,并確保他們再也不會過于依賴一個來源的錢?!?/span>

                                          為什么大家都在找副業?

                                          為了賺錢,但不只是為了賺錢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在20202月到4月期間,美國的失業率從3.5%上升到了14.7%,這些因為疫情被解雇或者被迫休假的人有三分之二都考慮過找一份兼職——這的確是副業人群增多的重要原因。

                                          這種負面影響在年輕一代中更為明顯,在萬通的調查中,有90%Z世代表示他們的財務狀況在疫情期間有所改變,其中四分之一的人說他們在經濟上不太自信,還有五分之一的人認為自己的經濟完全不獨立,至今仍有45%的人和父母住在一起,這讓他們感到了些許壓力,同時還有61%的人表示自己仍在從父母那里獲得經濟支持,72%的人不能每月償還信用卡。

                                          在英國,年輕人的求職觀也有所轉變,英國非營利性組織英國工程在2020年對1100多名1119歲的英國青少年進行了問卷調查。結果表明,英國青少年更想要一份“穩定的工作”或者是一份“容易得到的工作”,相對來說,選擇“我喜歡的工作”和“可以讓我進步的工作”的人占比都不足三分之一。

                                          然而,不僅是無法維持生計的人在熱衷地尋找副業,高收入人群也有第二收入,并且據調查,家庭年收入在10萬美元或以上的人中有57%都有副業,這比任何其他收入階層都多。這些人的副業大部分不是為了單純地掙錢,有22%的人是為了追求激情,有16%的人是為了幫助他人,還有10%的人是為了檢驗是否應該把他們的事業重心轉移到現在他們所從事的副業中。

                                          高收入人群的賺錢觀念跟其他人也有所不同,他們認為只有花錢才能賺錢,所以他們會在副業中投入資金甚至是借貸,71%的高收入人群會借款來支持自己的副業,這些副業大多是手工制品、電子商務和銷售等需要前期投資的職業,事實證明他們是懂賺錢的,因為高收入人群最后從副業中獲得高回報的比例是總體平均水平的三倍左右。

                                          對于想要找到自己適合哪種副業的人,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也提供了一些建議,他們采訪了《副業:27天內從想法到收入》的作者克里斯·吉列博,克里斯認為每個人都不應低估自己的潛力,“我覺得許多人認為他們應該走出舒適圈去學習新技能,但其實我更愿意幫助人們了解到他們現在擁有的技能就已經足夠(做一門副業)了?!?/span>

                                          疫情還讓年輕人感受到了一份能對社會做出積極貢獻的工作的重要性,有36%的青少年在選擇工作時會考慮“是否能對社會產生積極影響”,34%33%的青少年會在意自己的工作“能否幫助他人”以及“有多少社會責任”。

                                          20224月,《日本時報》報道稱,在日本中小學女生中,醫生和幼師是今年比去年更受歡迎的職業,醫生從2021年的第七位上升到了第四位,幼師則從第十位攀升至第六位。調查人員分析說,這可能是因為疫情持續2年多,醫護工作者的曝光率增加,這些職業在生活中不可或缺,引起了孩子們的高度關注。

                                          什么副業最受歡迎?

                                          照顧寵物和短視頻博主成為“香餑餑”

                                          上面所提到的這種改變讓英國的年輕人更愿意去從事看護類的工作,英國求職搜索引擎新思路在今年3月公布了一項調查結果。數據顯示,“寵物看護”是2021年最后一季度搜索量最多的職業。不僅是寵物看護,其他看護類工作在副業中也成為熱門。借貸樹公司的數據顯示,保姆、寵物看護和雜工是最受歡迎的副業,有四分之一的人選擇了這類職業。

                                          在這份數據里,排名第二的是“制作及銷售商品”,“電子商務”和“線上自由職業”并列第三,還有17%的人選擇“送快遞”,他們會為不想感染新冠的老人或免疫力低下的人送食物和雜貨,4%的人會在線上授課,教導在疫情期間跟不上學習進度的學生或一些想要學習新東西的成年人。

                                          年輕人對職業的選擇確實發生了悄然變化。以前,許多人可能會想成為工程師、程序員或者金融白領,但現在,他們更想要一個可以更好平衡工作與生活的職業,這份職業最好比較穩定,能對社會產生一些積極影響,由此,看護行業脫穎而出,醫生、護士、照顧寵物或孩子的護工這類職業成了“香餑餑”。

                                          此外,短視頻創作者和社交媒體博主的數量也在增加,在最受日本中小學男生歡迎的職業排行榜上,YouTuber(短視頻博主)5.1%的票數排在第六位,比2021年上升了一位;而在借貸樹公司的調查中,有11%的人選擇了做社交媒體博主,排在第八位,這可能與YouTube、Tik TokInstagram等社交媒體平臺的興起有關。

                                          副業變成“探路燈”?

                                          找對風口副業變“全職”

                                          前文提到,在尋找副業的途中,有部分人是為了檢驗自己是否適合這個領域而去找了類似的工作,當他們發現副業才是自己的職業目標時,很自然地,副業就成了他們的主業。在英國的牛津郡,一位兩個孩子的父親就將自己的副業干成了主業,還干得十分紅火。39歲的羅賓·楊在2020年前是一個全職會計,但他還有一份副業工作:建立網站并收集各類健身器材在不同網站的價格,讓消費者通過比對價格來下單,這份副業在疫情前每月可以給他帶來大約200英鎊的收入。

                                          然而,就在2020年,他的副業迎來了高光時刻。彼時,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各地的健身房被迫關閉,居家健身變得流行,羅賓的網站也隨著消費需求的增加而迅速發展起來,就在2021年,羅賓通過運營網站和創辦自己的家具品牌,賺取了2.7萬英鎊的利潤。

                                          巨大的利潤讓羅賓看到了商機,他放棄了自己的主職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他的副業中去了。在提到現在的主業時,羅賓說希望明年他能有更多時間來管理網站,讓網站的月收入躍至5000英鎊左右。

                                          一開始,羅賓并沒有建立網站的經驗,但網站建立要比他想象中的簡單得多,也不需要很多的啟動資金。羅賓告訴《英國太陽報》:“我一直在想辦法賺些外快,但卻沒有多余的錢可以投資,直到我注意到沒有一個網站為人們提供家庭健身器材的比較價格,所以我就去網上搜索了一下如何去建立一個網站,然后在視頻平臺瀏覽了一些免費教程。我大約花了200英鎊來建立這個網站——包括購買域名和支付網站托管服務費?!本W站建立后,羅賓還通過寫博客的方式來介紹自己喜歡的體育品牌,并得到了和這些大品牌合作的機會。

                                          羅賓表示,一開始就努力工作才讓他現在能夠更靈活地安排自己的工作時間。“運營網站是非常自由的,你可以就在晚上抽空看看,隨心所欲地休息幾天再工作,你也可以全身心投入進去。但要記住,你投入的時間越多,賺的錢也就越多?!?/span>

                                          2020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生喬內特·奧克斯在一個銷售自制商品的電子商務平臺上賣定制服裝,當時她和媽媽正在家隔離,本來只是打發時間地做做手工,沒想到卻引來了許多人的關注。副業開始的前三個月,喬內特就為30多名客戶提供了服務,每月大約能賺250美元。平衡學業和副業的生活并不容易,但喬內特不想放棄其中任何一項,她認為熱愛是自己保持活力的重要原因?,F在,喬內特創辦了自己的服裝定制公司,把自己熱愛的副業變成了主業。

                                          年輕人到底怎樣看待副業?

                                          “不要再美化副業”

                                          對于想要和他一樣把自己的副業變成主業的人,羅賓還分享了一些經驗:“不要因為副業收入還不錯就立刻辭職,建立和運營網站都需要時間,慢慢來,你的收入才夠穩定?!?/span>

                                          有部分人可能會認為年輕一代尋找副業是因為他們有上進心,勇于嘗試新鮮事物,特別是越來越多的人嘗試去做社交媒體博主和短視頻創作者,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20214月,《美國青少年時尚》發表了一篇名為《對于許多年輕人來說,多份工作是經濟上的必需品》的文章,講述了三名有多份工作的年輕人的故事,他們分別是2020年失業的托尼·查瓦里亞、兼職酒吧主持的卡羅琳·穆勒以及格拉斯哥大學的學生艾倫·貝蒂。

                                          托尼·查瓦里亞因為疫情在2020年失業了,沮喪之后,她找了一個在線輔導的兼職來度過那段艱難的日子,為了節省開支,他們一家還搬到了新澤西。

                                          兼職的時候,托尼一直沒有放棄選擇全職工作,她熱愛教育行業,而且比起輔導學生功課,她更愛與學生面對面地授課?;侍觳回撚行娜?,托尼找到了一份全職的教師工作,但更忙碌的生活開始了——全職工作的工資不足以支付托尼的賬單,她現在每天早上5點起床,從新澤西趕到紐約教書,晚上8點或9點全職工作結束,然后她還要在回家后進行4個小時的線上輔導工作。

                                          這種壓垮人的工作強度是疫情的另一種后遺癥,副業并不迷人,很多人從事副業只是因為他們不得不找第二份工作來維持生計,就像27歲的卡羅琳·穆勒。穆勒原來的全職工作每小時賺16美元,但這并不能滿足他的開支,于是穆勒換了一份自由撰稿人的工作,并兼職體育酒吧的主持,在穆勒最長的工作日里,他6點左右起床,在8點前到達白天的工作崗位,白天的工作結束后,穆勒在車上草草地解決晚飯,然后去酒吧工作到10點左右。

                                          少數幸運兒能在這些漫長的、喘不過氣來的兼職生涯中找到他們的出路,把副業當成一個契機,能一邊賺錢一邊滿足自己的愛好,格拉斯哥大學的學生艾倫·貝蒂抓住了自己的機會。一開始,貝蒂只是在餐館里做兼職服務生,但餐館因為疫情關閉后,貝蒂只得另尋出路。

                                          貝蒂借了一臺縫紉機,賣一些手工縫制品,比如衣服、手提包或者裙子,隨著訂單越來越多,她還在Instagram、Tik TokDepop等社交媒體平臺上進行圖文和短視頻創作,來更好地推薦自己。貝蒂說:“我如果可以回到餐廳工作,那可能會相應地減少做副業的時間,但我不會放棄這份工作,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它?!?/span>

                                          可以看到,貝蒂非常喜歡自己的副業,但其他人,像托尼和穆勒,他們更希望的是減輕工作量,沒有副業也能維系生活,但現實的情況好像越來越糟,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過去20年里,美國同時從事多份工作的人數比例一直在上升,這意味著越來越多的人要忍受副業對他們空閑時間的侵占,漫長的通勤時間也讓他們的心理狀態更加糟糕。

                                          /田夢媛(北京青年報)

                                           

                                          分享到: